说几句“无龄感”

宋立民 朱朱美食网—京九晚报 2018-06-05 07:58

有的人年轻,她/他已经老了;有的人老了,却依旧年轻。

开句玩笑,今年的儿童节,特点在于“老龄化”。

提前两天,笔者就收到了一堆段子,例如:“如今社会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……中学生、高中生都去过情人节了,大学生、社会青年都过光棍节,剩下一群中老年人整天嚷嚷着过儿童节。”

窃以为这并不是坏事,孩子的世界是“人人皆可为尧舜”的世界,能够“返老还童”,甚至能够及时想到“返老还童”,应该是社会进步的标志。

实际上,前年元旦,已经有人在网上推荐“无龄感”的积极心态,到去年此际,又有作家进一步定义曰:“人抛开自己年龄的约束,跟随着自己的心意,让自己保持并拥有一份与年龄无关的青春式追求的生活方式——生命只有疲倦时,而没有老时。”

大家都知道,“年龄”是四大构成元素的“平均值”:生理年龄、物理年龄、心理年龄、社会年龄。所以,单单以生理年龄考查年轻与否是不无偏颇的。

2008年,以设计猴票和酒鬼酒瓶家喻户晓的画家黄永玉,已是84岁高龄,但仍然满世界飞,在多个场合乐哈哈地出现。彼时他出了一本书,书名叫《比我更老的老头》,历数钱钟书、沈从文、李可染、张乐平、林风眠……的音容笑貌。那些闪亮的名字照彻了百年中国的文化苍穹,而他们的共同点很简单:一是心态平和,二是笔耕不辍。

三年前,在南方一所高校,笔者见到著名的诗歌评论家北大谢冕老师,吃饭的时候,他端着高脚杯,说:“我这个‘80后’,给大家敬酒啦!”这位资深博导口中的“80后”,就是“80岁以后”。他的第一本评论集上世纪80年代出版,让弟子黄子平——梅州才子——写序言,不料弟子的题目就叫《通往不成熟的道路》。唯其不成熟即“无龄感”,才有青枝绿叶的现在与花枝乱颤的未来。

而且,笔者心目中的“无龄感”,似乎还不是简单的“乐天派”“老顽童”,而是与手里的活计息息相关。

孔夫子说: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云尔。”大哉孔夫子,他告诉我们,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”是进入“无龄感”而防止老最好的办法。心里有事,手里有活,是延续自己生命的最佳手段。

日前翻读恩师任访秋先生文集的日记卷,1993年3月31日,84岁的先生还在自责:“近来未做什么工作,时间多消磨于无用之事,应该加以纠正。”先生的最后一篇日记写于1996年10月21日,只有一句话:“凭我的记忆,摸着写……”彼时他已经双目失明。有多少人知道:任先生1936年北大研究院毕业,论文《袁中郎研究》答辩委员会主任委员是胡适,委员是周作人、罗常培、陈寅恪、俞平伯。

以英文版《英国文学简史》和译著《伊利亚随笔》《伦敦的叫卖声》等著作闻名遐迩的恩师刘炳善先生,去世前打点滴,坚持让护士扎左胳膊,右胳膊吊着甲板写著作,终于在驭鹤之前完成了1000万字的《英汉双解莎士比亚大词典》。

而现在笔者下榻的商丘工学院“专家楼”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刚刚退休的老教授们,个个怀抱教科书而行色匆匆,开始了“二次就业”的第二春。笔者开玩笑说,脚下活活一座元气淋漓的“无龄楼”

上周五,中国第69个儿童节的第一分钟,远在南海边上的72岁的球友老高发来了儿歌: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。听到“爱祖国,爱人民,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……”我流泪了。N多年前,在商师附小合唱团,傻乎乎地跟着老师瞎唱,哪里知道后来将要经历的一切?哪里知道在“无龄感”的今天,在家乡再次唱起这熟悉的旋律?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朱朱美食网 版权所有

首页  |  商丘  |  专题  |  网视  |  图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产  |  汽车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游 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社会民生
说几句“无龄感”
2018-06-05 07:58   宋立民   朱朱美食网—京九晚报   我要评论 

有的人年轻,她/他已经老了;有的人老了,却依旧年轻。

开句玩笑,今年的儿童节,特点在于“老龄化”。

提前两天,笔者就收到了一堆段子,例如:“如今社会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……中学生、高中生都去过情人节了,大学生、社会青年都过光棍节,剩下一群中老年人整天嚷嚷着过儿童节。”

窃以为这并不是坏事,孩子的世界是“人人皆可为尧舜”的世界,能够“返老还童”,甚至能够及时想到“返老还童”,应该是社会进步的标志。

实际上,前年元旦,已经有人在网上推荐“无龄感”的积极心态,到去年此际,又有作家进一步定义曰:“人抛开自己年龄的约束,跟随着自己的心意,让自己保持并拥有一份与年龄无关的青春式追求的生活方式——生命只有疲倦时,而没有老时。”

大家都知道,“年龄”是四大构成元素的“平均值”:生理年龄、物理年龄、心理年龄、社会年龄。所以,单单以生理年龄考查年轻与否是不无偏颇的。

2008年,以设计猴票和酒鬼酒瓶家喻户晓的画家黄永玉,已是84岁高龄,但仍然满世界飞,在多个场合乐哈哈地出现。彼时他出了一本书,书名叫《比我更老的老头》,历数钱钟书、沈从文、李可染、张乐平、林风眠……的音容笑貌。那些闪亮的名字照彻了百年中国的文化苍穹,而他们的共同点很简单:一是心态平和,二是笔耕不辍。

三年前,在南方一所高校,笔者见到著名的诗歌评论家北大谢冕老师,吃饭的时候,他端着高脚杯,说:“我这个‘80后’,给大家敬酒啦!”这位资深博导口中的“80后”,就是“80岁以后”。他的第一本评论集上世纪80年代出版,让弟子黄子平——梅州才子——写序言,不料弟子的题目就叫《通往不成熟的道路》。唯其不成熟即“无龄感”,才有青枝绿叶的现在与花枝乱颤的未来。

而且,笔者心目中的“无龄感”,似乎还不是简单的“乐天派”“老顽童”,而是与手里的活计息息相关。

孔夫子说: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云尔。”大哉孔夫子,他告诉我们,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”是进入“无龄感”而防止老最好的办法。心里有事,手里有活,是延续自己生命的最佳手段。

日前翻读恩师任访秋先生文集的日记卷,1993年3月31日,84岁的先生还在自责:“近来未做什么工作,时间多消磨于无用之事,应该加以纠正。”先生的最后一篇日记写于1996年10月21日,只有一句话:“凭我的记忆,摸着写……”彼时他已经双目失明。有多少人知道:任先生1936年北大研究院毕业,论文《袁中郎研究》答辩委员会主任委员是胡适,委员是周作人、罗常培、陈寅恪、俞平伯。

以英文版《英国文学简史》和译著《伊利亚随笔》《伦敦的叫卖声》等著作闻名遐迩的恩师刘炳善先生,去世前打点滴,坚持让护士扎左胳膊,右胳膊吊着甲板写著作,终于在驭鹤之前完成了1000万字的《英汉双解莎士比亚大词典》。

而现在笔者下榻的商丘工学院“专家楼”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刚刚退休的老教授们,个个怀抱教科书而行色匆匆,开始了“二次就业”的第二春。笔者开玩笑说,脚下活活一座元气淋漓的“无龄楼”

上周五,中国第69个儿童节的第一分钟,远在南海边上的72岁的球友老高发来了儿歌: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。听到“爱祖国,爱人民,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……”我流泪了。N多年前,在商师附小合唱团,傻乎乎地跟着老师瞎唱,哪里知道后来将要经历的一切?哪里知道在“无龄感”的今天,在家乡再次唱起这熟悉的旋律?

责任编辑: 田笑歌
 相关阅读:
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>>
污水时常冒出 居民希...
连接变压器电缆存隐 ...
胡同已由七中管 设施也该由七中维护
斜树可能压塌墙 请物主未雨绸缪
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>>
爱心助高考 我们在行动
水果夏管 抓得紧
抢收抢种 赶农时
抢收小麦
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>>
   
    版权声明: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地图

主管: 主办: 朱朱美食网联系电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