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话葛天诗群

释 然 朱朱美食网——商丘日报 2018-06-08 00:19

阅读提示

葛天诗群的诗人吸吮着葛天氏播种的古老而鲜活的灵感,创造着现代人诗的华美篇章。他们的诗篇不仅显示了诗人的创造,有的诗人甚至在全国诗坛有了一定影响,也提升了宁陵这块热土的精神境界。

每次踏上宁陵这片古老的土地,我总是感觉到它一直在孕育诗,孕育诗的意境,孕育诗的神韵。现在,诗的土地有了明媚阳光和丰沛雨水的滋润,终于芳草碧连天,花开香满园。自由诗,格律诗,散文诗,领导干部,青年农民以及各种职业,当然,有男诗人也有女诗人。对这样一个活跃的阵容,林林而群的诗人,我称之为葛天诗群。

宁陵是中国葛天文化之乡,在很远古的时候,葛天氏应该富有诗人的潜质。他创造音乐,他创造舞蹈,我想,这都是诗给他带来了灵感。葛天氏诗的灵感在宁陵的大地上绵绵不断,流成了生生不息的血脉。南宋文学家程迥是宁陵人,朱熹说他“著书满家,足以传世,是亦足以不朽”。明代文学家吕坤是宁陵人,他著述等身,其作品至今影响遍及海内外。到了现代,诗的灵感孕育出了山东快书一代宗师高元钧、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斯忠。

如今,葛天诗群的诗人吸吮着葛天氏播种的古老而鲜活的灵感,创造着现代人诗的华美篇章。他们的诗篇不仅显示了诗人的创造,有的诗人甚至在全国诗坛有了一定影响,也提升了宁陵这块热土的精神境界。

一、他们既是县领导又是诗人,成为葛天诗群的一抹亮色。业余的生活里,他们在诗意里等你。

宁陵县委书记李振兴非常重视文学艺术的发展,对诗歌常常怀有一颗欣赏之心,富有诗人的高尚情操。葛天诗群里活跃的诗人有四位县领导,他们是县委副书记、县长马同和,县委常委、县委办公室主任袁飞,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侯公涛,县委常委、县委统战部部长张启辉。日常繁忙的公务之外,业余生活没有让他们在庸常的生活圈子里打转,而是诗意兴发,创作出一首首优美的诗篇。

他们写诗并不是附庸风雅,也不是为自己身上着意涂抹光彩,而是真真正正创造自己诗意的精神世界。他们的诗篇不是概念化的制造,也不是官腔话语,而是真真正正来自于诗人的心灵世界。他们的作品建构了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马同和以亲情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《想娘》这首诗作者把情感意象放在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情境中,“门外,春雨天降/老天似是为娘悲泣哀伤/此刻,仿佛看到,年轻的娘/也是一个春雨晚上/撑伞为儿浣裳/池塘,杨柳吐青,雾水茫茫/想娘,步入中年的娘/养育子女,善待四方/就像夏日荷塘/迎着烈日又阴翳荷香/想娘,岁月如霜/初染双鬓,儿孙绕堂/那年秋月圆圆的月饼/洒下满满的烛光/想娘,冬日的暖阳/照在倦怠的身上……/娘,累了;娘,老了/娘,病了;娘,走了/我没有了娘/娘永远住在我心上……”我读着这首诗,进入诗人构建的意境里,心被深深打动而不禁潸然泪下。

从人学的角度来看,马同和的诗人性浓郁,情感真挚,富有较强的感染力量。

袁飞以自然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袁飞以自然意象入诗,写得自然活波,轻灵优美,《吟夏》这首诗把大自然带给人们的快感写得味道十足,“岸边的柳枝/垂下一帘幽梦/炎夏/多想洗一次/痛快的雨水澡/冲掉尘埃/洗净身子”。让雨水冲掉身上的尘埃,还一个洁净的自我,多么的快意人生。这就是诗,也只有诗,才能如此给予人们美好心情、美好心灵。

《月光下与荷共舞》所展示的又是一番诗的姿影。诗人让想象的神思飞扬,描绘了一幅悦动的画面。“一轮明月升/月光倾泻池塘/银光滟滟/微风吹过/荷叶颤动/荷花摇曳/一波波荷影/犹如跳动的五线谱/奏响夏夜/妙曲动听//蛐蛐/抖动翅膀/和着荷韵/跳起了舞蹈//荷塘边/蛙声悠扬/蝉鸣阵阵/打破夏的宁静/呼唤声声”。荷叶、荷花、蛐蛐、蛙声、蝉鸣这些自然物象在诗的感觉里都成了具有情感的意象,自然世界变成了美学的世界。

侯公涛以历史文化和故乡风物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以历史文化为诗的符号当推写火祖燧人氏的作品《膜拜燧皇的圣火》和《刀石上的火》,诗人以诗的意境把火这个物理现象升华到圣火,成了精神的象征,火把不再是仅仅手握的火把,它是“一束温暖的图腾”,“把春天炼就成七彩火焰/锻造秋天,点燃满山遍野的丰年/燧皇,你高擎的火把/是所有火把中最亮的一束”。“刀石上燃起熊熊的光焰/刹那间,夜亮如昼”。开拓、创造、前行,成为燧人氏精神的内核。“动物皮毛骨架的腥臊,亢奋地氤氲着/男男女女的汗臭茹毛饮血的口臭流水霉烂的馊臭/在洞穴里叫嚣着,沁人心脾/一定有一种东西像阳光/像那个游戏中的光焰瞬间点亮黑夜/燧皇握紧失眠的拳头”。坚贞不屈,不折不挠,仍然是燧人氏的精神亮光。火的象征,说是商丘人的精神也可,然而这个诗的象征毕竟有更广阔更深邃的意境,在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宇宙里,它照亮黑暗,无往而不胜。

以故乡风物构建诗的意境其代表作当是《梨花之上》和《在故乡的春天邂逅泡桐花开》。诗人这样写梨花,“没有比梨花更白的诗了……/一朵梨花被一个叫信陵的公子/在战火狼烟中扬手接住。/有什么比情怀更白的梨花?/有什么比窃符救赵更信义的天下?”这里的梨花有了人的情怀,也有了信义的象征,宁陵的梨花在诗人的笔下有了自是不同的境界。泡桐花在豫东人的生活里成为一个形影不离的符号,不论在农村抑或生活在城镇的人们,屏住呼吸,任谁不能闻到泡桐花的质朴的芬芳呢?诗人的情感就浸透在这芬芳里。“这是三月,浸润着四季丰腴的光色雨露/和淳朴故乡人纯净的心/状如唢呐的泡桐花,欢实地亮开嗓子/绿色的底幕掬一捧阳光的笑靥/蕊舞着希冀的薄纱,结伴而至/蝴蝶和蜜蜂,在泡桐花间巧弄花端/花香鸟语中,泡桐林弥散出生命的体香/当又一个诗意的春天拂遍泡桐之乡/佐以成千上万朵的空灵,大地被粉饰一新”。基于对泡桐花的赞美,诗人让泡桐花进入了人的心灵。

张启辉以梦想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诗人表白自己“激情探寻方向,行走追求梦想”,他的诗《思想者》《走向黎明》带着青春的思考追求自己的梦想。《父亲与太阳》这首诗把自己比作父亲的太阳,对于阐释父与子的亲情有了新意。“谁的心事永远与我有关/谁在岁月里/无缘无故地付出/谁在挥舞着手臂/为我铺垫梦想/谁把我高高托起挂在心中/升腾而成一轮不落的太阳//我的目光走进您渐密的纹路/父亲/您把眉头拧成一把锁/夙愿锁定/我是您数十年延伸的心路/奔腾不已/我飞翔的姿势让您心花怒放//我把深长的思念/沉淀于东方和西方/日出日落/我痴痴地汲取 /痴痴地成长”。彰显出诗人永远保持着一颗积极进取的心。

二、侯楼和申家沟,一样的土地,一样的情怀。而不同的风格以及诗的互补,给我们展示了诗人不同的心灵世界。

故乡在诗人心灵的烛照下,它不仅仅是生活的家园,更是精神的家园。能够深深体会精神的家园,那是诗人的天职。故乡,它必然成为诗人精神的原乡。因为,诗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故乡,诗人第一口吸吮的是故乡血脉里的乳汁,他第一声哭喊,抑或第一个笑脸,都是在他精神原乡的摇篮里。诗人在故乡的风霜和尘埃里变换着自己的感觉,不断的感觉和不断的认知,让诗布满了自己的想象,让诗人成为了诗人。

侯公涛写他的家乡侯楼,犹如拉家常一般,在拉家常之中诗的意境悠然而生,那种口语化的诗句却写出了土层里洋溢出的精神。《侯楼,我的老家》让生他养他的侯楼走进了诗的意境。“一条沙河流淌了多少年还在淌着/一条路走了多少年还在走着/一个土的掉渣的名字叫了多少年还在叫着/一声乳名把你叫的心里酸酸的温暖/一碗浓烈的白酒把整个村子醉得摇摇晃晃/一碗面汤喝了多少年依然没有喝够/一句乡音说了多少年依然没有改变/回一次侯楼都在自家老屋里住一晚上/喊一声故乡的名字 侯楼啊/为什么常常萦系在我的梦乡”。诗人家乡的质朴生活是那样的富有诗意,人性至纯至善的感情得到了展现。“可爱的故乡的是一幅风景画/牵着我的目光走遍万户千家/姹紫嫣红是秋菊的脸颊/长长的豆角延伸在小院农家/舞蹈着的玉米在风中露出笑牙/花生、大豆正整装待发/硕果累累在枝头高挂 /机声隆隆赞歌着时代的现代化/地头的老农心中乐开了花/欢歌笑语映衬着锦绣年华/希望的田野上到处是丰收的图画 。”(《回故乡》)歌颂了自然淳朴、生生不息的土地,抒写出充满动感和活力的乡村画面,侯楼或者说故乡是诗人精神和灵魂之根。

八零后诗人马东旭写了一组故乡的散文诗《申家沟》,他在拂去作为浮土般存在的散文诗,他在掘进作为深扎地底的树根般存在的散文诗,《申家沟》让马东旭在散文诗界有了立足之地。

申家沟是诗人家乡村庄旁边流淌的一条人工排水灌溉渠,说是一条小河也不算夸张。对于他的乡亲来说,不过如此而已。然而对于诗人来说,申家沟日日夜夜流淌的却是他的感觉他的思索他精神的意象,甚至于它成了诗人灵魂的撕裂灵魂的煎熬灵魂的抚慰的心灵之河。那沉在河底的灵魂的声音,让申家沟微微的波浪有了惊涛拍岸的力量。马东旭探寻到了几千年来人们没有看到和想到的精神秘境,所以我想,《申家沟》的价值在于诗人对故乡的感觉和认知透入到了骨髓,从骨髓里生发的意象让人感到陌生,这种陌生的意象产生的力量让人震撼。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横空出世让人们陌生甚至于惊世骇俗,首先在于他诗的感觉从浪漫派的春暖花开里进入到彻骨的冰河,惊世骇俗的意象把诗坛从温柔乡里拉进了现代主义的激流险滩。马东旭诗的感觉具有现代主义的深邃性。在《十月》这篇作品里,我们能够细细体会出诗人的这种感觉。“我在祖宗若有若无的骸骨横陈之上,回溯到血的源头清澈。无人看守。

闭上眼睛,仿佛触到一群蚂蚁,趴伏于朽腐的木,簌簌颤动。

此刻,万籁隐逸,啜饮着黑夜的药渣与灰烬。诗人不仅仅感觉到历史土层的腐朽,土层历史的虚无,还有历史和土层一起倒掉的药渣和灰烬,令人刻骨铭心。

《与姐姐书》是一组长篇散文诗,诗人寄托的情感和思绪最真挚最深切,诗的意境也最具美的色彩。他这样赞美姐姐:“你是我脚下的灯光照耀。你是我的馨香的臂弯。我热爱东风夜放花千树,是因为你也热爱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我不曾提着灯笼闹元宵,你就是我的灯笼。

诗人对他的故乡和精神家园完全诗化了,风雨,飞雪,还有一切的亲情。亲情和故乡的泥土融化在诗意里,用非凡的感觉升华了故乡的泥土,更是升华了亲情。申家沟,诗人感觉中的申家沟,将会成为我国散文诗创作的一个标志性意象符号。

侯公涛在感受故乡土地上的风,马东旭在掘进故乡的深土,不同的角度表现出了诗的不同的姿影,显示了诗的不同情态。

三、葛天诗群的春天闪耀着诗的丰富多彩,斑斓的色彩散发着浓郁的家乡味道。碗一端,那葱花面条的馨香就沁入心脾。

崔旧增是县某机关的负责人,又是一位青年诗人,他创作的诸多诗篇中《楝树》这首诗更有家乡浓郁的味道。楝树虽然在世世代代的宁陵人看来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树种,也很少被诗人和作家所关注,然而,崔旧增却以诗人的眼光发现了它独特的性格和精神,还有它那独具风骨的生命力量。“倔强拧巴的老乔木/在平原柔软的腹部扎根/腰身笔挺透露着铮铮铁骨/纹理密实展示着栋梁秉赋/锯齿形的叶子撑开伞一样的凉荫/从不旁逸斜出/从不缠绕依附/坚实地把庭院、村庄、田畴守护”。诗人继续挖掘楝树的精神世界,似乎向世人展示豫东平原上一种生存状态,还有那生存状态所蕴含的诗的精神。“冬雪中的楝树光秃秃/浆黄色的楝枣子在寒风中颤舞/总觉得这是一种很乡土的宗教仪式/向上仰望苍穹/向下滴落顿悟/为众生留下一片闪光的孤独”。

作家马学庆知识丰厚,对本土文化研究颇深。除了写历史散文,还兼写自由诗、散文诗,他善于在幻化的诗行中将读者带入文化意识的河流。《大宁陵》这章散文诗有着厚重的历史感,时空交错,又弥漫着一种新时代的力量。“葛天乐音唱响至今,梨都酒乡有了产业集聚、美丽乡村新的梦想。这一隅被仰望的天空,在时间密码上绽放。”让我们感受到乡村振兴的曙光,并打开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。

70后诗人王景安的诗作升腾着家乡袅袅的炊烟,也在对脚下土地静静而深情地思考。听听《请母进城》的诗句,“请母进城很难/娘到哪/庄稼就要到哪/母亲依旧在乡下/我还在天涯”。母子情深和母亲勤劳的品格都浓缩在淡淡的忧伤里,令人不禁动容。《黄河故道行》不仅仅是在平面地描写黄河故道上的风物,也不仅仅是泛泛地歌颂黄河故道的伟大,而是在带有历史情结的思考。“这一条黄皮肤的河/连同我的身躯/在豫东平原搁浅/我早已被故道人家/踩成一支黄河刺/在这里刻画上/洼地、森林、灌丛、马灵草/以及绵延不绝的象形符号/我早已被冲刷成狼毫之笔/用汉字构架/在这里收录着/一抹荒烟、一轮落日、一汪春水/一切沧桑都了无痕迹/历史才是真正的朗读者/我只不过是一个忠诚的听众/背对着春风/偷偷抹去两行乡愁”。

陈金襄、杨邦师和王继峰都是宁陵县创作格律诗词的诗人,他们的作品多是直接吟咏地方风物和景观。尤其王继峰竟是一位擅写格律诗词的青年诗人。他的诗词虽然是带着脚镣跳舞,但他新奇的想象却也把舞跳得风风火火。这是《管庄行之梨园争春》:“莫叹寒冬尽寂寥,/梨园添色胜春朝。/钵梆锣鼓声声紧,/琴瑟萧笙细细调。/碎履莲花杨柳体,/青衫云鬓牡丹娇。/曲终看尽悲欢事,/尽带愁情入梦宵。”这是《 管庄行之演武古台》:“茫茫空地一沙坪,/钩戟刀叉列阵迎,/棍舞枪挥天地黯,/身挪拳动鬼神惊。/情投自当齐头誓,/意合更堪歃血盟。/尤慕英豪存道义,/不因荣华负平生。”诗的词句摆脱了陈腐的腔调,意象也不俗气,诗的语调大气,家乡情感的倾泻颇带几分豪气。

李素华、柳儿和王雪霞皆是在宁陵大地上成长起来的女诗人。她们的诗歌细腻婉转,纯净无瑕,没有矫揉造作之感。梨园的四季美景给了李素华无限的创作源泉。其古风作品自然率真,又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《梨园抒情》:“千亩果园万棵树,/青枝绿叶百鸟飞。/梨树开花三月半,/幼梨坐果四月里。/六月七月梨长个,/八九月份摘酥梨。/十月里来数梨钱,/梨农心里甜如蜜。”写出了梨园胜景和梨农的生活状态,给人香甜和温暖。

从家乡的味道这个角度来看,女诗人柳儿、王雪霞的诗作可谓诗群的另类。柳儿以诗歌倾吐内心世界,于世态中剥离最真实的自己。《疤痕》:“于万物之中见万物,我看见/另一个我/我越对自己清楚/越模糊/你当初拿刀时的样子。”柳儿诗歌的可贵之处在于葆有反省和审视的精神,一念起万水千山,一念灭沧海桑田。她在《上帝的光从梦缝里照进来》中写到:“放弃自己,只需心念一动/而勇气/胁迫着我在漫长的痛苦中修复自己。”诗人在日常生活中更新自己,感悟生命。又在月光照耀的旅途中体味人生的孤独,隐约着离别愁绪,“一半月光,照亮列车的前方/一半月光,留在身后的家乡。”(《列车上》)王雪霞的《雨水谣》《一个人的电影院》《流失》等诗作对自己的生存一直在做思考,心灵间流淌的诗句也颇为新颖,为葛天诗群的丰富多彩又浓浓地抹上了几笔。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朱朱美食网 版权所有

首页  |  商丘  |  专题  |  网视  |  图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产  |  汽车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游 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商丘要闻
大话葛天诗群
2018-06-08 00:19   释 然   朱朱美食网——商丘日报   我要评论 

阅读提示

葛天诗群的诗人吸吮着葛天氏播种的古老而鲜活的灵感,创造着现代人诗的华美篇章。他们的诗篇不仅显示了诗人的创造,有的诗人甚至在全国诗坛有了一定影响,也提升了宁陵这块热土的精神境界。

每次踏上宁陵这片古老的土地,我总是感觉到它一直在孕育诗,孕育诗的意境,孕育诗的神韵。现在,诗的土地有了明媚阳光和丰沛雨水的滋润,终于芳草碧连天,花开香满园。自由诗,格律诗,散文诗,领导干部,青年农民以及各种职业,当然,有男诗人也有女诗人。对这样一个活跃的阵容,林林而群的诗人,我称之为葛天诗群。

宁陵是中国葛天文化之乡,在很远古的时候,葛天氏应该富有诗人的潜质。他创造音乐,他创造舞蹈,我想,这都是诗给他带来了灵感。葛天氏诗的灵感在宁陵的大地上绵绵不断,流成了生生不息的血脉。南宋文学家程迥是宁陵人,朱熹说他“著书满家,足以传世,是亦足以不朽”。明代文学家吕坤是宁陵人,他著述等身,其作品至今影响遍及海内外。到了现代,诗的灵感孕育出了山东快书一代宗师高元钧、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斯忠。

如今,葛天诗群的诗人吸吮着葛天氏播种的古老而鲜活的灵感,创造着现代人诗的华美篇章。他们的诗篇不仅显示了诗人的创造,有的诗人甚至在全国诗坛有了一定影响,也提升了宁陵这块热土的精神境界。

一、他们既是县领导又是诗人,成为葛天诗群的一抹亮色。业余的生活里,他们在诗意里等你。

宁陵县委书记李振兴非常重视文学艺术的发展,对诗歌常常怀有一颗欣赏之心,富有诗人的高尚情操。葛天诗群里活跃的诗人有四位县领导,他们是县委副书记、县长马同和,县委常委、县委办公室主任袁飞,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侯公涛,县委常委、县委统战部部长张启辉。日常繁忙的公务之外,业余生活没有让他们在庸常的生活圈子里打转,而是诗意兴发,创作出一首首优美的诗篇。

他们写诗并不是附庸风雅,也不是为自己身上着意涂抹光彩,而是真真正正创造自己诗意的精神世界。他们的诗篇不是概念化的制造,也不是官腔话语,而是真真正正来自于诗人的心灵世界。他们的作品建构了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马同和以亲情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《想娘》这首诗作者把情感意象放在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情境中,“门外,春雨天降/老天似是为娘悲泣哀伤/此刻,仿佛看到,年轻的娘/也是一个春雨晚上/撑伞为儿浣裳/池塘,杨柳吐青,雾水茫茫/想娘,步入中年的娘/养育子女,善待四方/就像夏日荷塘/迎着烈日又阴翳荷香/想娘,岁月如霜/初染双鬓,儿孙绕堂/那年秋月圆圆的月饼/洒下满满的烛光/想娘,冬日的暖阳/照在倦怠的身上……/娘,累了;娘,老了/娘,病了;娘,走了/我没有了娘/娘永远住在我心上……”我读着这首诗,进入诗人构建的意境里,心被深深打动而不禁潸然泪下。

从人学的角度来看,马同和的诗人性浓郁,情感真挚,富有较强的感染力量。

袁飞以自然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袁飞以自然意象入诗,写得自然活波,轻灵优美,《吟夏》这首诗把大自然带给人们的快感写得味道十足,“岸边的柳枝/垂下一帘幽梦/炎夏/多想洗一次/痛快的雨水澡/冲掉尘埃/洗净身子”。让雨水冲掉身上的尘埃,还一个洁净的自我,多么的快意人生。这就是诗,也只有诗,才能如此给予人们美好心情、美好心灵。

《月光下与荷共舞》所展示的又是一番诗的姿影。诗人让想象的神思飞扬,描绘了一幅悦动的画面。“一轮明月升/月光倾泻池塘/银光滟滟/微风吹过/荷叶颤动/荷花摇曳/一波波荷影/犹如跳动的五线谱/奏响夏夜/妙曲动听//蛐蛐/抖动翅膀/和着荷韵/跳起了舞蹈//荷塘边/蛙声悠扬/蝉鸣阵阵/打破夏的宁静/呼唤声声”。荷叶、荷花、蛐蛐、蛙声、蝉鸣这些自然物象在诗的感觉里都成了具有情感的意象,自然世界变成了美学的世界。

侯公涛以历史文化和故乡风物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以历史文化为诗的符号当推写火祖燧人氏的作品《膜拜燧皇的圣火》和《刀石上的火》,诗人以诗的意境把火这个物理现象升华到圣火,成了精神的象征,火把不再是仅仅手握的火把,它是“一束温暖的图腾”,“把春天炼就成七彩火焰/锻造秋天,点燃满山遍野的丰年/燧皇,你高擎的火把/是所有火把中最亮的一束”。“刀石上燃起熊熊的光焰/刹那间,夜亮如昼”。开拓、创造、前行,成为燧人氏精神的内核。“动物皮毛骨架的腥臊,亢奋地氤氲着/男男女女的汗臭茹毛饮血的口臭流水霉烂的馊臭/在洞穴里叫嚣着,沁人心脾/一定有一种东西像阳光/像那个游戏中的光焰瞬间点亮黑夜/燧皇握紧失眠的拳头”。坚贞不屈,不折不挠,仍然是燧人氏的精神亮光。火的象征,说是商丘人的精神也可,然而这个诗的象征毕竟有更广阔更深邃的意境,在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宇宙里,它照亮黑暗,无往而不胜。

以故乡风物构建诗的意境其代表作当是《梨花之上》和《在故乡的春天邂逅泡桐花开》。诗人这样写梨花,“没有比梨花更白的诗了……/一朵梨花被一个叫信陵的公子/在战火狼烟中扬手接住。/有什么比情怀更白的梨花?/有什么比窃符救赵更信义的天下?”这里的梨花有了人的情怀,也有了信义的象征,宁陵的梨花在诗人的笔下有了自是不同的境界。泡桐花在豫东人的生活里成为一个形影不离的符号,不论在农村抑或生活在城镇的人们,屏住呼吸,任谁不能闻到泡桐花的质朴的芬芳呢?诗人的情感就浸透在这芬芳里。“这是三月,浸润着四季丰腴的光色雨露/和淳朴故乡人纯净的心/状如唢呐的泡桐花,欢实地亮开嗓子/绿色的底幕掬一捧阳光的笑靥/蕊舞着希冀的薄纱,结伴而至/蝴蝶和蜜蜂,在泡桐花间巧弄花端/花香鸟语中,泡桐林弥散出生命的体香/当又一个诗意的春天拂遍泡桐之乡/佐以成千上万朵的空灵,大地被粉饰一新”。基于对泡桐花的赞美,诗人让泡桐花进入了人的心灵。

张启辉以梦想构建自己的诗意空间。

诗人表白自己“激情探寻方向,行走追求梦想”,他的诗《思想者》《走向黎明》带着青春的思考追求自己的梦想。《父亲与太阳》这首诗把自己比作父亲的太阳,对于阐释父与子的亲情有了新意。“谁的心事永远与我有关/谁在岁月里/无缘无故地付出/谁在挥舞着手臂/为我铺垫梦想/谁把我高高托起挂在心中/升腾而成一轮不落的太阳//我的目光走进您渐密的纹路/父亲/您把眉头拧成一把锁/夙愿锁定/我是您数十年延伸的心路/奔腾不已/我飞翔的姿势让您心花怒放//我把深长的思念/沉淀于东方和西方/日出日落/我痴痴地汲取 /痴痴地成长”。彰显出诗人永远保持着一颗积极进取的心。

二、侯楼和申家沟,一样的土地,一样的情怀。而不同的风格以及诗的互补,给我们展示了诗人不同的心灵世界。

故乡在诗人心灵的烛照下,它不仅仅是生活的家园,更是精神的家园。能够深深体会精神的家园,那是诗人的天职。故乡,它必然成为诗人精神的原乡。因为,诗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故乡,诗人第一口吸吮的是故乡血脉里的乳汁,他第一声哭喊,抑或第一个笑脸,都是在他精神原乡的摇篮里。诗人在故乡的风霜和尘埃里变换着自己的感觉,不断的感觉和不断的认知,让诗布满了自己的想象,让诗人成为了诗人。

侯公涛写他的家乡侯楼,犹如拉家常一般,在拉家常之中诗的意境悠然而生,那种口语化的诗句却写出了土层里洋溢出的精神。《侯楼,我的老家》让生他养他的侯楼走进了诗的意境。“一条沙河流淌了多少年还在淌着/一条路走了多少年还在走着/一个土的掉渣的名字叫了多少年还在叫着/一声乳名把你叫的心里酸酸的温暖/一碗浓烈的白酒把整个村子醉得摇摇晃晃/一碗面汤喝了多少年依然没有喝够/一句乡音说了多少年依然没有改变/回一次侯楼都在自家老屋里住一晚上/喊一声故乡的名字 侯楼啊/为什么常常萦系在我的梦乡”。诗人家乡的质朴生活是那样的富有诗意,人性至纯至善的感情得到了展现。“可爱的故乡的是一幅风景画/牵着我的目光走遍万户千家/姹紫嫣红是秋菊的脸颊/长长的豆角延伸在小院农家/舞蹈着的玉米在风中露出笑牙/花生、大豆正整装待发/硕果累累在枝头高挂 /机声隆隆赞歌着时代的现代化/地头的老农心中乐开了花/欢歌笑语映衬着锦绣年华/希望的田野上到处是丰收的图画 。”(《回故乡》)歌颂了自然淳朴、生生不息的土地,抒写出充满动感和活力的乡村画面,侯楼或者说故乡是诗人精神和灵魂之根。

八零后诗人马东旭写了一组故乡的散文诗《申家沟》,他在拂去作为浮土般存在的散文诗,他在掘进作为深扎地底的树根般存在的散文诗,《申家沟》让马东旭在散文诗界有了立足之地。

申家沟是诗人家乡村庄旁边流淌的一条人工排水灌溉渠,说是一条小河也不算夸张。对于他的乡亲来说,不过如此而已。然而对于诗人来说,申家沟日日夜夜流淌的却是他的感觉他的思索他精神的意象,甚至于它成了诗人灵魂的撕裂灵魂的煎熬灵魂的抚慰的心灵之河。那沉在河底的灵魂的声音,让申家沟微微的波浪有了惊涛拍岸的力量。马东旭探寻到了几千年来人们没有看到和想到的精神秘境,所以我想,《申家沟》的价值在于诗人对故乡的感觉和认知透入到了骨髓,从骨髓里生发的意象让人感到陌生,这种陌生的意象产生的力量让人震撼。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横空出世让人们陌生甚至于惊世骇俗,首先在于他诗的感觉从浪漫派的春暖花开里进入到彻骨的冰河,惊世骇俗的意象把诗坛从温柔乡里拉进了现代主义的激流险滩。马东旭诗的感觉具有现代主义的深邃性。在《十月》这篇作品里,我们能够细细体会出诗人的这种感觉。“我在祖宗若有若无的骸骨横陈之上,回溯到血的源头清澈。无人看守。

闭上眼睛,仿佛触到一群蚂蚁,趴伏于朽腐的木,簌簌颤动。

此刻,万籁隐逸,啜饮着黑夜的药渣与灰烬。诗人不仅仅感觉到历史土层的腐朽,土层历史的虚无,还有历史和土层一起倒掉的药渣和灰烬,令人刻骨铭心。

《与姐姐书》是一组长篇散文诗,诗人寄托的情感和思绪最真挚最深切,诗的意境也最具美的色彩。他这样赞美姐姐:“你是我脚下的灯光照耀。你是我的馨香的臂弯。我热爱东风夜放花千树,是因为你也热爱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我不曾提着灯笼闹元宵,你就是我的灯笼。

诗人对他的故乡和精神家园完全诗化了,风雨,飞雪,还有一切的亲情。亲情和故乡的泥土融化在诗意里,用非凡的感觉升华了故乡的泥土,更是升华了亲情。申家沟,诗人感觉中的申家沟,将会成为我国散文诗创作的一个标志性意象符号。

侯公涛在感受故乡土地上的风,马东旭在掘进故乡的深土,不同的角度表现出了诗的不同的姿影,显示了诗的不同情态。

三、葛天诗群的春天闪耀着诗的丰富多彩,斑斓的色彩散发着浓郁的家乡味道。碗一端,那葱花面条的馨香就沁入心脾。

崔旧增是县某机关的负责人,又是一位青年诗人,他创作的诸多诗篇中《楝树》这首诗更有家乡浓郁的味道。楝树虽然在世世代代的宁陵人看来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树种,也很少被诗人和作家所关注,然而,崔旧增却以诗人的眼光发现了它独特的性格和精神,还有它那独具风骨的生命力量。“倔强拧巴的老乔木/在平原柔软的腹部扎根/腰身笔挺透露着铮铮铁骨/纹理密实展示着栋梁秉赋/锯齿形的叶子撑开伞一样的凉荫/从不旁逸斜出/从不缠绕依附/坚实地把庭院、村庄、田畴守护”。诗人继续挖掘楝树的精神世界,似乎向世人展示豫东平原上一种生存状态,还有那生存状态所蕴含的诗的精神。“冬雪中的楝树光秃秃/浆黄色的楝枣子在寒风中颤舞/总觉得这是一种很乡土的宗教仪式/向上仰望苍穹/向下滴落顿悟/为众生留下一片闪光的孤独”。

作家马学庆知识丰厚,对本土文化研究颇深。除了写历史散文,还兼写自由诗、散文诗,他善于在幻化的诗行中将读者带入文化意识的河流。《大宁陵》这章散文诗有着厚重的历史感,时空交错,又弥漫着一种新时代的力量。“葛天乐音唱响至今,梨都酒乡有了产业集聚、美丽乡村新的梦想。这一隅被仰望的天空,在时间密码上绽放。”让我们感受到乡村振兴的曙光,并打开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。

70后诗人王景安的诗作升腾着家乡袅袅的炊烟,也在对脚下土地静静而深情地思考。听听《请母进城》的诗句,“请母进城很难/娘到哪/庄稼就要到哪/母亲依旧在乡下/我还在天涯”。母子情深和母亲勤劳的品格都浓缩在淡淡的忧伤里,令人不禁动容。《黄河故道行》不仅仅是在平面地描写黄河故道上的风物,也不仅仅是泛泛地歌颂黄河故道的伟大,而是在带有历史情结的思考。“这一条黄皮肤的河/连同我的身躯/在豫东平原搁浅/我早已被故道人家/踩成一支黄河刺/在这里刻画上/洼地、森林、灌丛、马灵草/以及绵延不绝的象形符号/我早已被冲刷成狼毫之笔/用汉字构架/在这里收录着/一抹荒烟、一轮落日、一汪春水/一切沧桑都了无痕迹/历史才是真正的朗读者/我只不过是一个忠诚的听众/背对着春风/偷偷抹去两行乡愁”。

陈金襄、杨邦师和王继峰都是宁陵县创作格律诗词的诗人,他们的作品多是直接吟咏地方风物和景观。尤其王继峰竟是一位擅写格律诗词的青年诗人。他的诗词虽然是带着脚镣跳舞,但他新奇的想象却也把舞跳得风风火火。这是《管庄行之梨园争春》:“莫叹寒冬尽寂寥,/梨园添色胜春朝。/钵梆锣鼓声声紧,/琴瑟萧笙细细调。/碎履莲花杨柳体,/青衫云鬓牡丹娇。/曲终看尽悲欢事,/尽带愁情入梦宵。”这是《 管庄行之演武古台》:“茫茫空地一沙坪,/钩戟刀叉列阵迎,/棍舞枪挥天地黯,/身挪拳动鬼神惊。/情投自当齐头誓,/意合更堪歃血盟。/尤慕英豪存道义,/不因荣华负平生。”诗的词句摆脱了陈腐的腔调,意象也不俗气,诗的语调大气,家乡情感的倾泻颇带几分豪气。

李素华、柳儿和王雪霞皆是在宁陵大地上成长起来的女诗人。她们的诗歌细腻婉转,纯净无瑕,没有矫揉造作之感。梨园的四季美景给了李素华无限的创作源泉。其古风作品自然率真,又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《梨园抒情》:“千亩果园万棵树,/青枝绿叶百鸟飞。/梨树开花三月半,/幼梨坐果四月里。/六月七月梨长个,/八九月份摘酥梨。/十月里来数梨钱,/梨农心里甜如蜜。”写出了梨园胜景和梨农的生活状态,给人香甜和温暖。

从家乡的味道这个角度来看,女诗人柳儿、王雪霞的诗作可谓诗群的另类。柳儿以诗歌倾吐内心世界,于世态中剥离最真实的自己。《疤痕》:“于万物之中见万物,我看见/另一个我/我越对自己清楚/越模糊/你当初拿刀时的样子。”柳儿诗歌的可贵之处在于葆有反省和审视的精神,一念起万水千山,一念灭沧海桑田。她在《上帝的光从梦缝里照进来》中写到:“放弃自己,只需心念一动/而勇气/胁迫着我在漫长的痛苦中修复自己。”诗人在日常生活中更新自己,感悟生命。又在月光照耀的旅途中体味人生的孤独,隐约着离别愁绪,“一半月光,照亮列车的前方/一半月光,留在身后的家乡。”(《列车上》)王雪霞的《雨水谣》《一个人的电影院》《流失》等诗作对自己的生存一直在做思考,心灵间流淌的诗句也颇为新颖,为葛天诗群的丰富多彩又浓浓地抹上了几笔。

责任编辑: Nick
 相关阅读:
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>>
污水时常冒出 居民希...
连接变压器电缆存隐 ...
多沟通 多协商 争取把下水道问题早日解决了
污水“霸道” 请快处理
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>>
整装待发 迎战高考
热浪来袭全副武装
百姓故事
华灯绽放映商丘 城市...
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>>
   
    版权声明: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地图

主管: 主办: 朱朱美食网联系电话: